那段日子,我被樓上樓下的住戶折騰得快瘋掉了。

我家住在二樓。住在我樓下的是一對下崗夫妻。為生活,這對夫妻買了一輛破舊的三輪摩托車,那輛摩托車破舊得像個嚴重的哮喘病人,噪聲“巨大”。每晚,我躺在床上,剛有一點睡意的時候,那輛摩托車就拼命“咳嗽”著回來了,攪得我睡意全消。

我樓上的那家住戶,給女兒買了一支簫。每天天剛麻麻亮,就逼著女兒練習。那聲音嗚嗚咽咽,聽在耳裡,像鬼哭狼嚎。

我每晚被樓下摩托車的“咳嗽”攪得沒有睡意,早晨又被樓上的簫聲“哭”醒。我想,是該好好與樓上樓下的住戶談一談了。

但臨到他們的家門口,我又猶豫了:樓下的那個住戶,破摩托車就是他們的飯碗,樓上的那個住戶,簫聲就是家長對孩子的希望,難道我要他們放棄飯碗、放棄希望?我不忍心開口。

幾經考慮? 我決定搬家,搬到一個清靜的地方,那樣有利於我的寫作,也有利於我的健康。我找到一位朋友,訴說了我的苦衷,叫他幫我物色一個好的住所。

朋友笑瞇瞇地聽著,然後問我:“你覺得我居住的環境怎樣?”我說:“就是覺得你這裡清靜,所以叫你幫我找住的地方。”朋友點點頭說:“好吧,你先在我家裡坐一個小時,感受一下。”

master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